再不魔幻就老了| 徐怀钰刚复出即遭封杀| 称其博客太过分| 一个月“准时下线| 关机摆“宴| “黄三夫妇| 真善美泯灭在红墙内| 吹风冒出油| 人将展出昔日私密| 称女儿是缓解压力的法宝(图)| 《骷髅岛》| 十年后回归| 陈坤捧场| 绝不会拍出五毛钱特效| 与柳岩萧蔷有亲热戏| 古力娜| 评委起立鼓掌(图)| 气回加拿大拒参加婚礼| 不评价胡静豪门论(图)| 成本10万| 金鸡奖提名| 老节目忙升级| 未婚夫系酒保| 韩佳人| 《爱情公寓》邓家佳王传君不惧绯闻| 问候小S很想上康熙| 双双泪崩(图)| 最给力的一集| 白内障手术| 美花| 新晋长春电影节影帝雷佳音| 林志玲性感亮相被疑整形| 章鱼哥闯荡影视圈| 漫威拒绝调整| 新女性形象与动作戏共惊艳| 碰壁| 猫咪| 谢娜害羞捂脸(图)| 录音师证实复出传闻| 台女主播佩甄老公投身医美领域|

推荐535T 自动四驱拓界版 雪佛兰探界者购车手册

2018-10-23 05:1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这条微博引起了热烈的讨论,多数网友表示再也不买阿胶了。

  光明日报记者?王昊魁?龚亮

  9月9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在京挂牌成立。这是继2017年8月杭州互联网法院成立后,全国第二家互联网法院。北京互联网法院审判运行模式与传统法院有何不同、网上官司怎么打?记者带着这些问题,走进位于北京丰台科技园区的北京互联网法院。

  1.一个屏幕联结法官和当事人

  “请原告发表起诉意见,明确诉讼请求。”

  “请求法官判令:一,立即停止侵权;二,被告赔偿我经济损失费用1万元。”

  “请被告发表答辩意见。”

  …………

  在工作人员引导下,记者走进北京互联网法院的网络法庭,法官朱阁正在模拟审理一起著作权侵权案件。记者看到,在法官席正前方的三块显示屏上,分别展示法官及原被告双方画面。朱阁给记者演示了语音识别、证据展示、电子签名三项技术在法庭的应用。

  “一个屏幕联结了法官和当事人。原被告通过电脑终端或手机就可以参加庭审。”朱阁介绍说,网络法庭不再设书记员席,而是采用语音识别系统实时进行庭审记录,语音识别精准度高达98%。在法官屏幕上,上述著作权侵权案件原告提供的著作权登记证书、一张照片电子底片,清晰地展现了电子证据;庭审笔录结束,原被告双方可以通过扫描屏幕下方的二维码,签署自己的姓名。

  据北京互联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张雯介绍,在审理方式上,法院以“网上案件网上审理”为原则,当事人不需要到法院就可以实现起诉、调解、立案、送达、庭审、宣判、执行等全部或部分诉讼环节的网络化办理。对当事人不同意进行线上审理或经法院审查不适合线上审理的案件,可以采用线下审理和线上审理相结合的方式。

  从受案范围看,北京互联网法院集中管辖北京市辖区内应当由基层人民法院受理的第一审特定类型互联网案件,具体细化为11类,包括互联网购物合同纠纷;互联网服务合同纠纷;互联网金融借款、小额借款合同纠纷;互联网著作权权属纠纷;互联网著作权侵权纠纷;互联网域名纠纷;互联网侵权责任纠纷;互联网购物产品责任纠纷;检察机关提起的互联网公益诉讼案件;因对互联网进行行政管理引发的行政纠纷;上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的其他互联网民事、行政案件等。

  “在上诉机制上,对北京互联网法院作出的判决、裁定提起上诉的案件,由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但互联网著作权权属纠纷和侵权纠纷、互联网域名纠纷的上诉案件,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安凤德介绍说。

  2.诉状、诉讼风险报告、执行风险报告,均可自动生成

  网上诉讼,对大多数人来说还是新鲜事。起诉、调解、立案、送达、庭审、宣判、执行、上诉等环节都能实现网络办理,但具体怎么操作、如何实现?很多人还不清楚。

  为此,记者跟随法院工作人员做了一次现场体验。

  在一楼大厅闸机入口处,有人脸识别、身份认证、选择来院事由以及排队取号四项功能。只见工作人员在闸机处出示身份证,点击“来院事由”进行选择后,便生成一张带有二维码和数字号码的凭条。二维码可以打开储物柜储物,数字号码则是办理事项的排号顺序。

  在一楼西北侧的立案诉服区,大屏幕上正在播放《在互联网法院,如何打官司》的视频。记者看到,四台连接互联网的电脑靠墙一字排列,当事人通过电脑可以进入电子诉讼平台,进行自助线上立案。

  在立案诉服区,还有诉状辅助生成、诉讼风险评估、执行风险评估三个平台。法官张倩举例说,比如,在诉讼风险评估智能平台,选择“网络购物合同纠纷”,按照自己要经历的诉讼相关情况,进行交互式答题,选择、提交问卷后,会自动生成诉讼风险的报告,报告后面还会推送类似案件的民事生效裁判文书。获取报告,既可以通过现场打印,也可以微信扫描平台的二维码,将所有电子信息发送到手机上。

  如果当事人不会写诉状怎么办?通过诉状辅助生成智能平台,当事人选择相关选项后,会得到一份标准的起诉状。“如当事人在立案过程中遇到疑问,在立案诉服区导诉台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会及时提供帮助。”法官张倩说。

  北京互联网法院还打造了专门区域,让当事人和人民群众直观感知互联网法院的全新诉讼模式。该区域分为立案e点通、多元调解亭、网络调解室、在线审判全景演示简介、网络法庭、科技之窗、智能执行、电子留言区八大模块。其中,网络调解室、网络法庭均采用电子调光玻璃,可供法官和调解员实际使用。

  “当这些法庭和调解室用于庭审或调解时,法官或调解员可以通过遥控器调整玻璃状态,使之呈雾化状态,避免其工作受外界干扰。当闲置时,玻璃可被调至透明状态,方便公众了解和体验。”朱阁说。

  3.增设互联网法院是大势所趋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产业的发展,涉互联网纠纷案件数量与日俱增,传统的诉讼规则和审理机制已经不能满足人民群众的司法需求。

  2018年7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增设北京互联网法院、广州互联网法院的方案》。安凤德表示,北京互联网法院严格按照中央司法体制改革精神,在案件管辖、上诉机制、机构设置、人员配备、审理方式、平台搭建等方面充分体现改革的创新性与先进性。

  “增设互联网法院是大势所趋。北京设立互联网法院的条件较为成熟,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即互联网产业发达、涉网案件较多、技术条件具备、人才储备充分。”安凤德表示。

  据介绍,近年来,北京法院审理了全国首例网络虚拟财产纠纷案、全国首例淘宝网店分割案等一批新型、疑难、复杂互联网案件,积累了大量优秀审判人才。同时,北京法院在网上立案、集中送达、在线调解、远程庭审、数字法庭建设等方面都取得良好实效,在互联网审判领域创造了一些新颖典型模式。

  同时,北京作为中国互联网发展第一方阵的重要一员,近年来,互联网案件数量不断增长。2017年,仅全市法院受理的互联网购物、服务合同等9类互联网案件就有45382件,2018年1月至8月审理以上案由案件37631件,同比上升24.4%。

  从杭州互联网法院运行情况来看,通过集中管辖互联网案件、完善配套机制建设,确实提高了审判的质效,有利于规范促进当地互联网产业发展。截至2018年8月底,杭州互联网法院共受理互联网案件12103件,审结10646件,线上庭审平均用时28分钟,平均审理期限41天,比传统审理模式分别节约时间3/5、1/2,一审服判息诉率98.59%。

  据介绍,北京互联网法院现有员额法官38名,整体体现出年纪轻、学历高、专业强的三大特点。员额法官平均年龄40岁,研究生以上学历占比75.7%,平均审判年限10年。

  《光明日报》( 2018-10-23?10版)

[责任编辑:潘兴彪]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75岁没谈过恋爱…却捐了毕生积蓄建小学 太囧(图) 《婚外情》获视后 传古天乐恋上泰国最美人妖 陶伟追悼会八宝山举行 不想多谈锋芝 凤姐担心被广电总局封杀 成第4部过10亿华语片 《红泪》 最美李莫愁花海上演催泪自焚(图)
成获颁长期服务奖第一人 发型凌乱嘴唇厚(图) 表情平静仿佛没婚外情事儿(图) 双脚竟离奇消失(图) 范冰冰西藏遇山洪受凉感冒 美艳照门主角劳伦斯即将来京宣传 米歇尔-威廉姆斯神形兼备 “狄仁杰 红学家挺 一起成长 朱莉气到抓狂拒嫁 韩女星金荷娜大钟奖封后 地下恋见光(图)